20160607B  

書名:貓咪,請原諒我  私の猫たち許してほしい

作者:佐野洋子

譯者:陳系美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6月27日

 

文◎三月三日

 

  我沒有看過佐野洋子的任何作品,只是被簡介上追逐韓星這樣的字眼所吸引。不過看完之後才發現本書初版是1982年啊!雖然如此,這本書還是為我帶來許多樂趣。

 

  書中共有十四個短篇,完全沒有時間順序,彷彿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非常率性,似乎又有某一種主題存在,總結來說,我對佐野洋子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是一個怪人。

 

 

  『花很美吧』

 

 

  我父親喜歡種花,而且很拿手。

 

  ……長長的小路兩旁則是種了綿延不斷的百日草(又稱白日菊)。百日草總是蒙著灰塵直直開著,每當我走過這條路,總覺得今天延續了不變的昨天,人生可能就這樣毫無變化地延續下去,年幼的心裡覺得很「無聊」。

 

 

  『遙遠的男朋友們』

 

 

  這一篇提到作者在小學時遭遇到霸凌的親身體驗。她曾經被一位男同學呼巴掌,然後大概因為她沒有哭泣或反抗,結果這位男同學呼朋引伴揍她。然後作者說:學校好玩嗎?很好玩。

 

 

  『虛構的故事』

 

 

  捉迷藏很好玩,很難受,也會不甘願;賣花生也同樣很好玩,很難受,也會不甘願。

 

  因為當時是小孩,我在懂得思考以前就先活著。

 

  ……我循著很多日本人走過的路,長大成人。長大成人,就是成為平凡的生活者。然後一次次體會平凡的喜怒哀樂。

 

 

  『早晨醒來,隨風而去』

 

 

  ……若能用小鉗子夾起人類生存的這個宇宙的某個部分,那裡若有我感受到的什麼真實,我覺得這樣就夠了。但自己認為是真實,別人不見得會這麼想。而且到了明天,說不定連自己也覺得搞錯了。更何況我最討厭的就是,大聲嚷嚷這是真實這是真實。即便我從小學三年級就敢「我!我!我!」地舉手……

 

 

  玫瑰是喧囂的花。……玫瑰是西洋的花。『花很美吧』

 

  所以,我覺得作者即使嚮往菖蒲花,但她卻表現得像朵玫瑰,然而實際上她只是一枝百日草。

 

  她真是個怪人。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將回家的路用無聊形容的。雖然我知道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顆冒險闖蕩的心,但在世界各地遊歷的同時不也對一直存在的家感到安心嗎?熟悉的路、熟悉的面孔、熟悉的食物,就是家的容貌、家的味道。我想這大概跟作者的經歷有關,她在北京出生,戰後才回到日本,這就跟一個不停轉學的學生一樣,難以對一個地方產生認同感,我想作者一輩子都在找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吧。

 

  我很認同作者說的在懂得思考以前就先活著。人生啊是在你還沒準備好就被推上拉開簾幕的舞台強迫你面對底下的觀眾表演。嗯,你說離開舞台不就好了,可惜呢,我也沒有自殺的勇氣,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沒有根據地一直一直活下去,直到長命百歲還不想死。『早晨醒來,隨風而去』所以人生這齣戲雖然我也不知道結局到底會如何,卻也只能硬著頭皮演下去。對著一些其實對我而言無關緊要的事大放厥詞然後按部就班地將劇本完成。

 

  啊,佐野洋子真是個怪人。

 

 

 

  粗體字為書中內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