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402_10152363127948317_8168855205430899048_o  

書名:山之魔 THE Abominable

作者:丹‧西蒙斯 Dan Simmons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2日(試讀)

 

文◎三月三日

 

  一九二四年六月英國遠征隊挑戰聖母峰,不幸的是其中兩名成員喬治馬洛里與安德魯厄文從此留在了聖母峰上。與此同時,還有兩名並不隸屬遠征隊的登山客波希瓦爾布羅姆利和傳言是他的同性情人柯特梅爾亦慘遭雪崩掩埋。而當時與前四名罹難者有多年情誼的理查狄肯也正巧與他的兩名登山同伴尚克勞德克萊伍以及雅各裴瑞(本書作者)一同攀登馬特洪峰。理查狄肯認為這是一個可以獲得攀登聖母峰全額贊助的好機會。那是一九二五年五月,一個被禁止的秘密行動,一場名為尋回波希的旅程實際上卻是聖母峰攻頂的冒險於焉展開。

 

  登山者 THE CLIMBERS+山 THE MOUNTAIN=可憎之物 THE ABOMINABLE

 

 

  Goole告訴我這個單字是法文,所以我就查了這個單字除了可惡以外其它的法文意思。ABOMINABLE,代表許多負面的意思。糟透的天氣、腐爛的惡臭、可恥的怯懦、惡劣的罪行以及傳說中住在喜馬拉雅山上的雪人等等。沒錯,這本書簡直包含了所有「糟透了」的要素。既然如此,你已經知道這本書是如此可憎,為什麼你還要看這本書呢?因為它就在那裡呀。(嗯,我知道很難笑,可是我還是想講。)

 

  幸運——如果可以用這兩個字形容的話——的是,在他們落地之前,早已經斷氣,身體也大致解體了。我在美國和歐洲都聽登山客描述過同伴墜落後那幾小時緩慢而恐怖的下攀過程,沿途的景象一點都不宜人。他們都說自己沿著一條斷斷續續的血跡下山,鮮血有時在岩石上、有時在冰雪上,非常多。還有破損的冰斧,撕裂、染血的衣物與靴子,當然也有破碎屍塊。

 

  山就是山,遠看是白色一片,近看還是白色一片。人就是人,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外星人也一樣。當人類與高山相遇,基因就像蛋糕上的糖粉灑滿整座聖母峰。所以,我簡直不能想像,為什麼會有人那麼熱中攀登屍山?

 

  好了,不開玩笑了,言歸正傳。坦白說,我沒預期到看這本書會哭。

 

  我不想掉眼淚,只得隔著護目鏡、專注望著厄文的屍體。他臉上沒有表露任何情緒。


 

  才一看到我不想掉眼淚,我的眼淚就撲簌簌地落下來了。害我得撐著腫脹的眼皮在眼睛隙縫當中看完後面的故事,而過程中又數度流下眼淚。是說,有沒有這麼多愁善感啊!明明作者跟這些人根本就不認識,更別提看故事的讀者了,可是,偏偏我就是淒慘的哭了,這是因為雪盲還是高山症呢?(想太多……

 

  至於那位熱愛金塊的先生,對於你的理論我是有看沒有懂,(可能因為我還處於雪盲與高山症中吧,我很確信。)不過既然你如此堅定的相信,基於尊重的立場,我絕對相信你是一個有信念的人,只不過,本人的理念與你不同而已。順便多嘴一下,在中國古代,像您這樣的前朝遺民,就算有千百種理由皇帝也要將您拖出去斬了的。

 

  最後,關於本書作者,究竟雅各裴瑞是真有其人呢?還是丹西蒙斯所創造出來的一個角色人物呢?

 

  我向來不喜歡用區區事實來混淆堅定信念。

 

  你說呢?

 

 

  斜體字為書中文字內容。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