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3708_10152047300033317_5062956494816217843_n  

書名:傳奇 LEGEND

作者:陸希未 Marie Lu

譯者:廖琇玉

出版社:尖端

預計出版日期:2014年6月(試讀)

 

文◎三月三日

 

 

  如何看見自己的影子?唯有光。

 

  瓊與戴依是出生在兩個世界的同一種人,他們都很聰明,淘汰考試成績都是滿分,一樣優秀,同樣都有潛藏的反抗因子。他們只有一項差別,一個在上流社會生長,一個卻是出身貧民窟。

 

  我們以為想要改善自身的命運唯有知識與教育,但是當這個考試的體制出現人為操縱問題時,我們期望的公平機會還會出現嗎?

 

  瓊的哥哥梅蒂亞斯告訴瓊,如果妳想反抗,從體制內部著手,比起從外部反抗,這種方法更有效。可惜的是,梅蒂亞斯英年早逝,這讓棋局出現了變化。梅蒂亞斯是一個熱愛自己的國家有理想的人,他選擇的道路艱辛程度超乎眾人想像,改革花費的時間比革命還要長久,甚至有生之年還不見得看得見成果,而比起較為快速的革命,唯一的好處就是流血程度相對較少,百姓的生活較為穩定,而非動盪不安。日劇《大搜查線》室井慎次為代表人物之一。電影《X戰警》的X教授與萬磁王更是兩種觀念的展現,前者是體制內的,後者是體制外的,兩者作法不同,同樣都是為了給變種人更好的生活。但不管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在故事裡的所謂正派角色腦袋永遠不如反派靈活,反派的滲透與反滲透做的都比正派好,像是影集《神盾局特工》裡的九頭蛇部隊。當然,我們都知道邪不勝正,但為什麼反派都有耐心策反正派,而正派卻沒信心感化反派呢?除了消滅還是消滅?嘴裡說的世界和平是客套話唷!神說,要愛你的敵人。我說,知己知彼,嗯,你知道的。

 

  人都想走在光裡。戴依說。陰影始終在你腳下。我說。

 

  塞杜在《白色狂喜white ecstasy》中描繪兩個在山間巧遇的人——僧侶希謬和來自遙遠潘納波提之土的旅客。希謬談及「那些為親見神而啟程的旅人們……對千禧行伍懷抱過於遠大的目標」。在遙遠的潘納波提之土上,萬物盡收眼底,但也一無所見;這是一片毫無影子的平原。……在這段敘述中,旅客了解生活在潘納波提的經驗乃是「這種無聲的狂喜」的經驗:「我在家鄉有過同樣的遭遇……你說到的經驗,在那裡司空見慣」旅客遂返鄉而去。

 

  作者在這一集中並未提到為何美利堅合眾國會分裂成美利堅共和國與殖民地,但戴依的父親了解到不論是共和國還是殖民地又或者是愛國者,他們都曾經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們試圖往外去追尋安身立命之所——歸去之地,但終究要回歸到「有限」的住所,也就是我們的「心」。不是某個地方(人)給你歸屬感,而是你熱愛某個地方(人)。嗯,聯想到作者的背景,不禁覺得這個設定很有意思。

 

  我們知道瓊與戴依是如此的相似,正所謂性格決定命運,性格的養成又可分先天與後天,可以說瓊與戴依先天的性格是相似的,他們後天的養成的性格卻會大大造成他們的不同,這個不同將會展現在他們將來的選擇上。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人生不會只有是或不是,他永遠存在第三個選擇。腳下的陰影代表你的責任。

 



 

  參考資料:塞杜文選(一)桂冠出版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