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108愛的重量書封立體照  

書名:愛的重量 The Burden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瑪麗‧維斯馬柯特 Mary Westmacott)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遠流

預計出版日期:2012年10月(試讀)

 

文◎三月三日

 

  ……人的問題就在於,我們總是把人類的價值標準或正不正義,強加在上帝(對方)身上。我們並不明瞭,也無法明瞭,上帝(對方)究竟要人(我們)做什麼,只覺得上帝(對方)可能對我們有所期許,而我們還沒做到。--試讀本第216頁,括弧內容是改編。

  蘿拉從小就是一個不被父母所喜愛的孩子,這一點不論她的大哥是否活著都無法改變。正如同蘿拉的父母所希望的,如果死掉的是蘿拉而不是她的哥哥查爾斯就好了,蘿拉也滿心期望著她的小妹雪莉趕快死了算了。

  不過一場陰錯陽差的大火改變了蘿拉的想法……

 

  我希望成為你眼中的樣子

 

  小時候課本裡有一篇詩人吳晟的作品「甜蜜的負荷」。那時候的解讀是父母因為愛孩子,為了讓孩子過得更好所以辛苦工作,再累再辛苦都無怨無悔。但是,現在再重看一次這首詩,就會發現有一句很重要的話,因為你們仰向阿爸的小臉透露更多的期待。這是不是說明阿爸因為感受到孩子們全心全意的信任與愛意,所以化做愛的重擔壓在阿爸的肩頭上,而在不遠的未來,也許十年二十年後,這愛的重擔會變成望子成龍、望子成鳳的心願而改壓在孩子們的肩上?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莊子 秋水,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節選這段不是要探討莊子的詭辯。莊子說魚很快樂,但這是他身為人的時候說的,如果他變成魚呢?他還會說〝自己〞很快樂嗎?

  評論一件事情時,我們常常會說,要是我才不會這樣做,或者,如果是我就要這樣這樣。但事實是,現在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總是習慣揣測他人的心情甚至他們背後的故事,好聽一點是關心,難聽一點就是八卦。這就像當大家都以為你過得很幸福的時候,你卻只能裝出確實如此的樣子,為了不被幸災樂禍。

  雪莉身上的重擔卸下了,羅拉才剛背上,這種天注定的姻緣,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於是蘿拉的故事現在才正式開始。

 

 

 

  標題「櫥窗裡的城市」出自黎紫書10月新書:暫停鍵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