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jpg  

書名:馬克斯之山

作者:高村薰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獨步文化

預計出版日期:2011年6月5日

文◎三月三日

  

  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先有樹還是先有果?

  

  

  見山是山

  

  北岳在日本是僅次於富士山的第二高山,也是故事裡的發生地點馬克斯之山(書裡作者高村薰會說明什麼是馬克斯)。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八日,一對男女自殺,一名小孩獲救。過了三天,十月二十一日,發生工寮工人岩田殺死登山客事件。看似毫無關聯的兩個人,卻在十三年後相遇,並且產生了連結。這顆從一九七六年種下的種子經過十六年的醞釀,然後在一九九二年的十月開花結果。

  

  究竟在一九七六年的山裡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登山客爬到山頂的時候期望看到什麼?是雲海、是太陽,還是一望無際的大地景色?我認為都不是,應該是一座又一座的山頭峰峰相連到天邊。而那種世界就在我的腳下的感覺只有站上世界第一高峰才能體會吧。

  

  所以在北岳的山頂,水澤裕之眼裡的富士山是什麼模樣呢?

  

 

  見山不是山

  

  富士山是日本的精神象徵,說是日本人的神山也不為過。跟日本國旗一樣,象徵天皇是天照女神(太陽神、光明之神)的後代,日本被光之神所喜愛。所以日本文化有許多使用代表太陽的標誌,例如日本的警徽,是由太陽升起時的五角光芒加上日本國花櫻紋所組成。

  

  富士山雖是日本第一高山,但相對於北岳卻是易攀登許多。登山客經過重重艱險登上北岳山頂眺望富士山,那是怎樣的心情?當曙光逐漸從富士山頂透出時,在富士山背後的北岳不正處於黑暗嗎。

  

  水澤的腦袋裡有兩個聲音,一個出現在明山時期,一個出現在暗山時期。水澤不喜歡暗山,到底該怎麼做才都會是明山呢?

  

  只有太陽爬到比富士山還要高的高度時。

  

  北岳是馬克斯之山,馬克斯之山是暗山,暗山被明山擋著,北岳被富士山擋著,同樣可以照亮北岳的陽光被富士山擋著。水澤在北岳看著富士山――整片東方天空浮現出正三角形的巨大山影……唯見升至山腹的太陽,那胭脂色的光圈見見擴大。……富士山,水澤已經看到了。

  

 

  見山還是山

  

  I am watching you!

  

  馬克斯對岩田說,我幫你證明你的清白。

  

  馬克斯的犯罪行為是在幫助岩田,是在挖出一九七六年埋在北岳山中的真相,這可以說馬克斯認為自己代表正義、是在懲罰壞人,是代表神嗎?我想不是。

  

  當馬克斯再一次爬上曾經帶給他痛苦的北岳,他想看的也只是沐浴在陽光下的富士山,而不是自己站在富士山山頂。

  

  不過,他想不到的是,他所認為的光明之神其實只會照耀祂想照耀的山,而山的背後永遠都存在著陰影。畢竟,所謂的家世顯赫的女性可不只是顯赫而已。

  

  在我們一般人的社會,對於山的認知是一座巨大的正三角形。我們總是期許自己:雖然我們渺小,但是我們眾多,我們肩負起鞏固底層的重要工作,我們是不可或缺的,少了我們,上層的人將無立足之地。但在某些人的眼裡,山卻是倒三角形的。底端的〝唯一〞如果毀損,失去唯一支撐中心的具大山體將傾覆於地,也就是說,覆巢之下無完卵,即使巢是建立在一個點上。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青春舞曲》作詞者:羅大佑

  

 

  毒樹與毒果

  

  刑法上有一個毒樹毒果理論,意思指在調查過程中,以非法手段取得的證據,不具有證據能力,將無法做為裁判審理依據。也就是說,第一次非法取得的證據是毒樹,基於此非法證據再合法取得的證據為毒果,皆無法使用。

  

  不過,在這裡我要說明的是,如果作為第一線的調查員都清楚不論是搜查還是逮捕是需要彼此競爭或打壓,而且感覺到自己的同事還是夥伴的言語或行為都是吃下去會麻痺身心的毒果,那也只證明了整個組織爛到骨子裡了。然後這些毒果落地繼續生長,繼續往高層攀爬,相信過沒多久這片土地就會被毒果林所占領了吧。

  

  ……哪怕只是巧合,水澤兩個時期的殺戮行動偏偏都發生在高木真知子在他身旁時。從這角度來看,的確無法否認高木也有錯。尤其是十月一日以後,如果沒有女人提供食宿,水澤也許不會在短短數日內,便將計畫付諸實行。

  

  這實在是有夠不負責任的發言。

  

  如果真要追究的話,應該是一連串事件的最初吧。你說說看,K為什麼要去告密呢?告密之後怕仇家找上門算帳,找R商量想先下手為強時,仇家卻死了,可卻又害怕有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用法是諷刺)的疑慮,加上S的自作主張才導致無法收拾的景況的啊!

  

  結果,警察先生們因為無法將MARKS定罪,就將責任推給受害者嗎?真的是無恥耶,你們身上的警徽是家徽嗎?你們是是配戴家徽的奴僕對吧,是誰家的忠心奴僕啊?嗯。

  

  故事尚未結束,我討厭說出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呀的自己。即使扳不倒你,我也要讓你覺得就算我是令人厭惡的小蟲子,你也只能躺在蜘蛛網裡動彈不得。沒錯,少了一個水澤,可是還有高木真知子呀,只要證明R是教唆殺人,這至少是對付K的一個切入點。究竟R會為了K做到何種地步呢?是你死還是我亡呢?真好奇啊。

 

 

 

 

 

 

  粗體字為書中內容。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