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V 

書名:重力小丑

作者:伊坂幸太郎

 

文◎三月三日

 

  當牛頓在蘋果樹下被蘋果砸中腦袋時,雖然頭很痛,但他發現了地心引力。而那顆居功甚偉的蘋果,下場如何了呢?

  

  有一年泉水一家人去馬戲團看表演,其中有一場小丑在空中盪鞦韆的演出。泉水很擔心小丑會從鞦韆上摔下來,不過母親安慰他說不會掉下去的,就算掉下去也一定不會有事。

  

  但是,觀眾在期待。小丑的表演不就是應該要以失敗(或者該說是假裝失敗)收場嗎?小丑的作用不就是要讓大家看看人類是如何苦中作樂,即使在哭也得努力微笑、反映真實人生嗎?小丑如果不從空中摔下來,沒有摔得很淒慘,觀眾會覺得這場表演精彩有趣嗎?可以說,觀眾花錢買票進場就是要來看小丑出醜的呀!如今一點都不符合期待,還說是可以讓重力消失的小丑,那我還不如看空中飛人呢!

  

  所以說,書名實在取得很有意思。重力小丑》,從半空中淒慘滾落的小丑才是最符合大眾期待的情節呀。

  

  春與泉水的母親的恐怖遭遇不就符合了這群看熱鬧的圍觀群眾的扭曲心理嗎。原本在空中自由飛翔的鳥兒,現在不也跟我們一樣站在地面上。如果能夠更加不幸就太好了。罪犯的兒子一定會成為罪犯的吧?你看看你看看,真是有怎樣的母親就有怎麼樣的小孩,這麼小就會使用暴力,將來長大還得了!

  

  這兩兄弟的感情真的很好嗎?

  

  當你的弟弟腦袋比你聰明、擁有繪畫的才華、外貌比你優、人緣比你好,你會一點點忌妒或羨慕的心情都沒有嗎?而這個似乎樣樣都比你優秀的傢伙竟然跟你只有一半的血緣,還是因為強暴而生下的。這樣的人憑什麼跟我一樣享受一樣的條件?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與我分享我原本擁有的一切?憑什麼這樣的人將來有比我更好的發展?

  

  而當他們之間唯一的連結――母親――消失時,他們還能維持這樣兄友弟恭的平衡嗎?

  

  或許,那時候春開始感到了不安。

  

  這個人,如果一開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如同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任何造物者都無法控制他的創造物。

  

  一直跟在哥哥泉水的後面模仿他的弟弟春是什麼時候改變的呢?那是春從二樓一躍而下的那一天。那天他清楚知道自己的目的地、該完成的使命,他拿著喬丹球棒,踏著堅定的步伐,出發了。

  

  但是,不行啊!哥哥不在身邊的話,彷彿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春老是這麼覺得。我跟哥哥在一起就是最強的。這一連串的縱火事件也是一樣。春喜歡將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事情緊緊地與哥哥的糾纏在一起。如同DNA的雙螺旋結構,春與泉水是兩條長分子組成的最強DNA。

  

  那個男人,葛城,多年前犯下無數起的強暴案。泉水的母親也是受害者,春是那個事件的產物。而犯罪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無聊,生活太煩悶了。所以這不是為了生存而犯下的罪,而是為了犯罪而犯的罪。可惜的是,我們認為是罪,這個男人卻不這麼認為。於是,春生氣了。那麼我為什麼要存在呢?這時的春猶如被拋出手中的球。

  

  難道,不幸的人沒有微笑的權利?

  

  只差一點,春就會被黑暗吞噬落入無盡深淵。幸好有一位總是〝注視〞著他的「夏子小姐」。

  

  夏子小姐以另一個身分出現在泉水面前,警告他,春現在的狀況很危險。但是夏子小姐並不明白當年的糾葛,所以只能警告,春的事情不是她能插手參與的。在這個傳接球的遊戲中,她只能是觀眾。

  

  這一群人――在DNA上存在關係的人――在黑暗中玩傳接球,遊戲很簡單,只要緊盯著球就能接到球了。但是丟球的人卻把自己也丟了出去,而負責接球的人卻是個瞎子,一個連自己的前途也看不清的明眼瞎子。

  

  當春決定親自制裁葛城的時候,總是拉著哥哥一起的春卻在哥哥喝的水下藥,讓哥哥昏睡了過去。複製、再生。春想,等他醒來,事情已經結束了。必須遵守,守則一、沒有被發現;守則二、迅速完成;守則三、清除掉比自己差勁的作品(葛城)。他以為哥哥一定不希望自己做這件事。他卻想錯了。

  

  《天鵝賊》一書中,瑪麗疑惑,為什麼印象派的畫家沒有人將霧畫下來?我想那是因為十九世紀的印象派首重視「光」,他們觀察人、物在大自然的光線下的變化。而當太陽一出現,霧便逐漸消失了。等到電燈普及那已經是好幾年以後的事了。

  

  春與泉水都身處在霧中。春拋出的球泉水看不見所以接不到。春很傷心,消失的重力回來了。泉水很傷心,春消失在霧裡不見了。

  

  當我們以為故事就要以悲劇收場時,春與泉水的父親卻如偉大的太陽一般將霧驅散了。你們倆兄弟就像我,都不會說謊。他說。只不過一句話,兩兄弟之間曾經斷掉的連結再度接上了。

  

  從鞦韆落下的小丑安全地躺在防護網中,投手投出的直球正確地落入捕手的手套裡。這就是信賴吧。你想要相信,那麼相信就一定會成真。只有當你想像的與你所看到的相遇在同一點時,才會知道你所認同的也同樣認同你。然後,春再一次從二樓一躍而下落入泉水所在的地面,那情景彷彿春天時櫻花的花瓣飄浮在水面上一樣平靜。

  

  新生,是再一次脫離後重重落下的過程。

  

  而站在底下的泉水也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這世界上存在著某種事情,是那種一旦遇到了,他什麼答案都不想知道的,即使他什麼問題都知道。我不想知道你如何看待自己,也不需要知道其他人如何評價你,你只是我眼中的你,如此而已。

  

  人生啊!對我來說,是不需要尋找任何藉口說服自己違背原本心意的。

  

  結局是好的XXX就可以了。但願如此。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