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月三日

  

  那裡是這一切事件的起點。那裡是一間酒吧。酒吧開在曾經、據說是雙子星大樓的對面。過去是史考特他們一群人經常聚會的一間酒吧。不是很大的一個空間,除了吧檯之外,只有一張小圓桌,不過酒吧老闆娘的手藝很好,而且老闆性格豪爽,是會讓人感到溫馨的一間小店。

  

  不過,這間店已經不營業了,在那架飛機撞上去之後。一年了,依然沒有新業主。可是,今天我打開了那扇掛上暫停營業的推門,裡面有一群正在等待我的人,等著我將這一切結束。

  

  店裡頭的裝潢似乎完全沒拆。從門口望進去,小圓桌依舊擺在右手邊角落的位置,剛好在廚房進出的要道,靠著的牆壁上一張捲曲著左上角的海報依舊掛著,我還記得海報上寫〝未成年禁止飲酒〞。那時候我站在史考特的背後,一抬頭便能看見這張俗氣的宣導海報。

  

  我一走進去,那張圓桌旁早已圍滿了人,桌上撲克牌雜亂地排放。他們聽見腳步發出的聲響,全部轉頭看著我。

  

  「嘿,史考特,現在才出現吶,好久不見了。」索妮雅說。

  

  「天啊,你竟然還記得。可惡的傢伙,你的記性不是一向不好嘛,你害我輸了。」克里福說。

  

  「哈哈,你的球棒現在是我的啦。欸,史考特,謝啦。」吉米說。

   

  酒吧老闆跟老闆娘則是走過來一起給了我一個大擁抱,我也以同樣的力氣用力地抱回去。接著我們互相拍拍對方的背膀。看著眼前幾張彷彿熟悉卻又陌生的臉孔,我忽然很想哭出來,於是我立刻眨眨酸澀的眼睛笑著對吉米說:「喔,原來你這麼想要球棒啊,所以說放屁枕你決定不要了?」然後就聽見一聲〝噗〞從索妮雅的屁股下傳來。頓時大家都狂笑了起來。

  

  笑聲稍稍停歇。「喔,你們這群沒水準的傢伙。」克里福一副正經斯文的模樣說。

  

  「嗤,少來了。你這個討債的才是最假的。」吉米說。

  

  「我不是討債的!都跟你說幾遍了,看我揍扁你!」

  

  在他們正要上演全武行之際。索妮雅出聲:「好了,你們倆都安靜一點,我們今天可不是來聊天敘舊的,讓史考特好好完成他的任務。東西都帶來了吧。」說完,她朝我點了點頭。

  

  在那個夜晚,911一週年又三十天,史考特將他在一年前拿到的東西通通都燒了,包括那間酒吧。

  

  一年多前,史考特他們在這間酒吧慶祝史考特的生日。我看著史考特贏了一局又一局的牌局,當然那是這群人刻意地放水。他們將代表自己的幸運物抵押給史考特當作債款,因為這時的史考特最需要的就是幸運――史考特剛被公司裁員,更加不幸的是老婆跟上司跑了。

  

  我想,史考特真的很幸運。幸運他有這些朋友,而且這些朋友還願意將自己的幸運借給他。也就是這些幸運,讓他在大樓倒榻的時候不在他曾經工作的大樓,原本他計畫隔天一大早要去給開除他的老傢伙好看的,結果因為宿醉直到日落他才清醒。那天他們約定,等到史考特重新振作起來時再將這些幸運物品還給原主人。誰知,從一年多前的那天起,史考特就再也沒出現了,只剩下我。

  

  現在,我看著眼前的熊熊烈焰,我對站在光圈中的史考特說:「歡迎回來。」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