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之淚.JPG  

書名:沉默之淚 Silence Of The Grave

作者:安諾德‧英卓達尚 Arnaldur Indridason

譯者:蔣宜臻

出版社:皇冠

預計出版日期:2010年(試讀)

 

文◎三月三日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什麼事?」

  「他叫什麼名字?」

 

  

  前一段日子,娛樂新聞報導美國女歌手蕾哈娜遭到男朋友同時也是知名歌手克里斯小子毆打毀容。不過,傷癒之後蕾哈娜依舊回到男友身邊。對於這個選擇,純粹看熱鬧身為外人的我不滿意卻也不意外。誰知,又過了幾天,又有新聞指出,蕾哈娜決定與男友分手,原因是她身為公眾人物,必須以身作則。這就讓我驚訝了。

  

  如同愛上一個人沒有任何道理可言,那麼離開一個人也同樣不需要理由。

  

  故事以一名小女嬰在嘴中啃咬的人骨,驚悚的展開了。英文書名叫做《沉默之墓》,但是實際上有形的、看得見的、一般認知上有墓碑的墳墓,書中並未出現。(從泥土裡挖出骸骨,那叫就地掩埋,那個洞穴我不認為是墳墓,米可麗娜也同樣不這麼認為,不然她不會說,我的小妹也該躺在墓園理安眠了。)我認為,這個沉默之墓指的是我們每個人心中都囚禁著一個人。這個人也許是惡魔,也可能是一名永遠的彼得潘。

  

  書中使用暴力的是父親,但母親何嘗不是共犯。我痛恨施暴的父親,更厭惡沒有積極作為的母親。也許我會不滿冷眼旁觀的鄰居或路人,但那些人需要承擔的也只是良心上的譴責,卻沒有法律責任。可是,一位母親――孩子的保護者、救助的義務人――卻放任恐懼在孩子心中滋長,她的以身作則是教導孩子沉默地忍受暴力,最後以暴制暴。這不僅不道德,而且有罪。施暴的父親與漠視的母親,這是恐怖的犯罪結構。

  

  與案子相反的是,探長厄蘭德的家庭關係――施暴的母親與漠視的父親。

  

  我為什麼要離開妳?其實我也不知道原因。

  

  人際關係是很複雜的,與人溝通更是難以想像的困難。離開一個人沒有理由,如果妳想要一個答案,那就是我沒有繼續跟妳在一起的理由。

  

  我為什麼要跟妳一起生活?其實我也沒有答案。

  

  當然,離開沒啥大不了的,最糟糕的是有一部分的你會想著:如果不離開,是不是比較好?然後,那一部分的你就永遠地待在那裡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自掘墳墓?

  

  看完作者英卓達尚的上一本作品《血之罪》與這一本《沉默之墓》,我突然對作者的家庭感到好奇。這兩本都提到一個類似的概念:孩子都是刻上父母印記的產物。也就是說,孩子將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只要看他們的父母就知道了。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注:開頭的三句話出自書中內容,稍做了更動。我是想問那位暴風雪中的小男孩叫什麼名字。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