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巧克力戰爭
作者:羅伯‧寇米耶
出版社:遠流

文◎三月三日

我敢不敢撼動這宇宙?

為什麼是“撼動”而不是“憾動”?

背景:

私立三一高中只是普通的天主教高中,學生以中產階級的子弟為主,這裡沒有權貴子弟。

守夜會。非正式組織,未依照學校之規定申請成立而由某些學生所組成之團體。

人物:

雷恩修士。挪用公款的代理校長。

亞奇。守夜會的「任務分派者」。

傑瑞。本書主角,他希望有自己的意志,自己作主。在守夜會規定的任務結束之後,仍依自己的意志繼續任務。

故事:

雷恩修士找來亞奇幫忙,希望藉著義賣巧克力的錢能夠填補他挪用公款的漏洞。而亞奇卻將這項義賣活動變成一項守夜會的任務——他指派傑瑞必須公開拒絕販售巧克力十天。十天過後,傑瑞卻依舊不肯販售巧克力。究竟傑瑞有什麼苦衷?而守夜會與雷恩修士會簡單的放過他嗎?

心得:

從背景以及守夜會的任務來看,守夜會頂多只是一個惡作劇的愛好者的同好團體(好像他們天天都在過愚人節)。但是為什麼一個單純的拒賣巧克力事件會演變成校園暴力呢?

這是因為有外力介入了守夜會的運作。雖然守夜會號稱扮演了某種功能,解救三一高中不至於四分五裂。不過就算這個組織如何的提高自己的地位,不具實權就是不具實權(就連學生會都不算什麼了,更何況守夜會),他們的惡作劇只要是在學校的容許範圍內,學校也就算了。而這個外力來源就是代理校長雷恩修士,一旦學生的組織有了其他“價值”勢力的介入,一切就都變質了,就像透明的水染上了顏色。可以說雷恩修士默許他們的行為,只要他們完成義賣巧克力的目標,至於是如何完成的,他都不在意。

一開始,亞奇非常高興自己得知的秘密,彷彿掌握了權力,他覺得自己超越了雷恩修士的位置。但這只是錯覺,試問,一個人該如何對抗賦予他權力的人?他可以給你權力,當然也可以收回去,亞奇握在手中的籌碼,只是虛擬的,而非真有價值。

作者羅伯.寇米耶以美國詩人艾略特的詩“The Love Song Of J. Alfred Prufrock”來貫穿整個故事,尤其是這一句「我敢不敢撼動這宇宙?」


我敢不敢呢?

如果我敢,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這樣做,是因為我可以獲得什麼嗎?

傑瑞並不滿意自己的生活,甚至是自己。所以他渴望突破,他尋求一個缺口去窺探另一扇窗戶裡(外)的樣貌。

於是他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他心儀的女孩,他原本以為那個女孩子也對他有意思。 

「我敢不敢打電話給那女孩告白呢?」

我敢。

因為我得到了勇氣。

這樣就可以跟我心儀的女孩說話、交往……

但結果卻是以失敗收場,而這完全是他的幻想破滅所致。女孩依舊是那個女孩,卻不是他幻想的女孩。

這扇窗,關了,所以他再次尋求另一扇窗——拒絕義賣巧克力。這種精神實在值得鼓勵。至於傑瑞究竟能否撼動宇宙呢?這問題就像拿湯匙在杯子裡不斷攪拌而旋轉的咖啡,如果你想要它停下來,甚至往另一個方向旋轉,答案就是製造另一股力量,另一股能夠與之抗衡的力量。

看完這本書,我也想問問自己「我敢不敢撼動這宇宙呢?」

我說:「我敢,但我不要撼動(暴力)宇宙,我要憾動(心)宇宙。」




 「《巧克力戰爭》試讀活動」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