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誠品拿了《士兵修好了留聲機》的試讀本,我卻
被最後的文案給
吸引了

你身邊有沒有一種人
不怎麼討喜、不特別引人注意
老是和人保持一段距離
在隨處充滿幌子的世界
也許這樣的人背後都有著驚人的秘密

其他故事簡介,大家可以去書局拿一本來看
總之,好期待

這是2007年《誠品好讀》的法文書訊
讀者捧紅《刺蝟的優雅》


刺蝟原則(引用自遠流出版社,在此僅節錄部分,全文
按此

刺蝟原則──詹姆 柯林斯(Jim Collins)在《從A到A+》提出的管理理論。



柏林(Isauah Berlin)在名著《刺蝟與狐狸》中,根據古希臘寓言:「狐狸知道很多事情,但刺蝟只知道一件大事。」把人分成刺蝟和狐狸兩種。狐狸是狡猾的動物,能想出無數複雜的策略來偷襲刺蝟;狐狸每天繞著刺蝟的巢穴走來走去,伺機偷襲,乍看之下,行動敏捷、外表迷人、油腔滑調,而又詭計多端的狐狸顯然一定會佔上風。從另一角度看,刺蝟是懶惰的動物,其貌不揚,長得好像豪豬和犰狳的混種。刺蝟搖搖擺擺地展開單純的一天,四處尋覓午餐,忙著照顧家裡。



每天,狐狸都狡猾地在小徑路口靜靜等候。刺蝟腦子裡想著自己的事情,漫不經心地逛著逛著,走到了狐狸埋伏的小徑上。「啊哈!這下可逮到你了!」狐狸想,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一躍而上。小刺蝟意識到危險逼近,抬頭往上看,心裡想:「又來了,牠怎麼老是執迷不悟呢?」刺蝟立刻捲縮成一個長滿尖刺的小球。狐狸正要往獵物撲過去時,看到刺蝟嚴陣以待,趕忙打消念頭,撤回森林,開始策劃另一波的攻擊。每天,狐狸和刺蝟之間都上演著相同的戰役,儘管狐狸比較詭計多端,剌蝟卻總是獲勝。



柏林根據這個小小的寓言,把人分成兩種:狐狸和刺蝟。狐狸型的人總是同時追求許多不同的目標,把世界看得很複雜。柏林形容,他們總是「一心多用,同時展開各種不同的行動」,從來不將自己的想法整合成整體的概念或一致的願景。而刺蝟型的人總是把複雜的世界簡化為單一的系統化觀念或基本指導原則:不管外面的世界多麼複雜,刺蝟型的人都能把所有的挑戰和難題化約為單純的刺蝟原則。對刺蝟型的人而言,和刺蝟原則扯不上關係的事情,都不太重要。


有一次,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布瑞思勒(Marvin Bressler)和我長談時,指出了刺蝟型的優點:「你知不知道儘管同樣聰明過人,為什麼有的人能發揮重要影響力,有的人卻不行?因為前者都是刺蝟型的人。」想想看:佛洛伊德提出潛意識的觀念、達爾文提出物競天擇、馬克斯提出階級鬥爭、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亞當斯密提出勞力分工——他們都是刺蝟型的人,都把複雜的世界單純化。

說得更清楚一點,刺蝟型的人並不笨。恰好相反,他們很清楚如果要獲得高瞻遠矚的洞見,根本之道在於單純。還有什麼觀念比e = mc2 更單純?還有什麼觀念比從潛意識發展出來的本我、自我和超我架構更單純?還有什麼觀念比亞當斯密「看不見的手」更為優雅?不,刺蝟型的人並非頭腦簡單的笨蛋,他們擁有敏銳的洞察力,因此能看穿複雜的表象,找到潛藏的形態。刺蝟型的人重視的是本質,其他一切都置之度外。

刺蝟和狐狸的討論和「從優秀邁向卓越」有什麼關係呢?答案是都有關係。

能推動優秀公司邁向卓越的領導人或多或少都屬於刺蝟型。他們運用刺蝟的天性為公司發展出刺蝟原則。對照公司的領導人則比較像狐狸,從來沒有辦法掌握刺蝟原則的優勢,反而總是一心多用,前後矛盾。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