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飽受這場戰爭的摧殘,感到大惑不解,這些感受都是空前的。我看不出這場戰爭有任何微乎其微的正當性,或者我人在那裡這件事有任何的正當性,除非我能透過照片提醒人們,所有戰爭都毫無意義。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