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即將出版〉

接觸一個暢銷作品頗多的作者,尤其又是一大堆大頭書的作者,短篇是一個很好的入門。原文書名:Quicker than the Eye皇冠暫定:溫柔的謀殺(一瞬之幻)是雷‧布萊伯利於1996年出版的科幻短篇小說集結。

世界上有名的作家如果以某一種類型題材成名,不代表他(或她)就寫不出其它領域的小說。例如寫奪命旅人》的愛爾蘭驚悚大師:約翰‧康納利,也寫了失物之書
這樣的一本童書。

科幻:以科學上的新發現或新成就為根據,幻想預見未來的一切,常與各種不同形式的藝術結合表現。如科幻小說或科幻電影。——
教育部國語辭典

科幻小說:一種小說題材。以現有的科技資料作根據,對未來世界或過去情景作幻想式的描述。創作上講究科學性、知識性及趣味性。——
教育部國語辭典

看過不少科幻電影,科幻小說卻接觸不多。而這一本Quicker than the Eye
在我看來實在不像科幻小說,反而比較類似各種生活上的哲學思考。


就好像一腳踏入精神病院,熱心的引導員帶領你參觀,等你回過頭卻發現引導員已經退場休息,放你一個人在這棟白色的建築物裡閒逛。

那是一棟外表毫不顯眼的白色房子,走進去卻發現裡頭看起來比外表所展現的還要寬闊。

眼前是一條長廊,長廊兩側有許多的房間,房間裡傳出細碎的人聲。我好奇他們到底在討論什麼秘密。於是,我挑選了靠近我手邊的第一扇門。

房門上閃著金屬光澤的長方形小牌子,標示著:潛水艇醫生。

這是一間有趣的房間,房間裡有一隻望眼鏡從天花板垂降而下,還有兩個人,一個扮演心理醫生,一個扮演病人。奇怪的是心理醫生做的不是心理醫生該做的事,而是病人的事。而病人卻在做心理醫生的工作,忘記自己是病人了。

當他們將死去了的星星誤以為復活後又死去了的時候,我無法再跟他們討論共同的話題,於是我離開了這個房間。

第二個房間的門牌上寫著:札哈洛夫/芮克特勝利之路。

這裡依舊有兩個男人。他們討論如何在退休前利用地震大賺一筆。他們決定寫成一本小說。

我仔細看了他們的計畫。我倒覺得應該將白宮蓋在地震帶上,這樣就可以趕快換掉目前在位的這個不是我選出來的總統了(註:地獄藍調),然後換我當總統。

真不愧是讀過書的人,一心想著文化事業,跟我這個見識淺薄的人不一樣。

喔,對了。這座療養院應該是依據這兩人的建築藍圖蓋成的吧。

下一個房間:記得薩夏嗎?

這兩人真是典型的笨蛋父母,會對著肚子說話。目前的我實在無法理解,而且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亞歷珊卓出現薩夏就要消失?亞歷珊卓是亞歷珊卓,薩夏是薩夏,不是嗎?不過看這對父母那麼快樂,我還是保持沉默吧。

第四個房間:大麻煩。

名副其實。真的是大麻煩。

萬一這兩位大明星:勞萊與哈台,明年再度回來演出,結果依然只有兩位觀眾,他們情何以堪。所謂的大明星當然要有舞台也要有掌聲的。我想明年我也來捧場好了,多一個人場面也好看一點。在那之前,我得先參觀完所有房間才行呢!

接下來是:電刑

這個房間裡似乎有三個人,會這麼說是因為其中一名男子正在不停地分裂又不斷地重組,不知道算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而另兩個人的談話中可以發現他們似乎是一對夫妻,而老婆有習慣性外遇的問題。「清官難斷家務事」,世界上最難解決的就是別人的家內事,我覺得還是不要打擾的好,就靜悄悄的離開吧。

第六個房間:跳房子

純純的戀愛,甜蜜的十六歲……嗯,人總是要長大的,再懷舊下去,也回不到年輕的時候,所以,再會啦,青春!

第七個房間:芬尼根

這裡只有一個七十歲的老人,看來他應該很久沒有訪客了,我才一踏進去,他就跟我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個奇幻故事。故事結尾他問我感想:「人真的會殺人、抽乾他們的血,然後挖掘一個地底洞穴?動機是什麼?建造史上最精巧的逃生出口?這太瘋狂了。還有,那些看似從蜘蛛巢穴拋出的巨大灰色泥球又該怎麼解釋呢?」

我說:「羅伯爵士不見得一定會做那樣子的事,但是我知道人類會說謊,所以我現在無法判斷是你在說謊還是羅伯爵士在說謊。」

然後留下他繼續一個人,我離開。

第八個房間:草坪上的女人

在這裡又有人要問我問題。只不過他們不是人,是鬼魂。

那男的指指坐在他隔壁的女人:「是我還沒出生,還是她已去世多年了,究竟是哪個?」

我不忍心戳破他們的希望,於是我回答:「那麼你們覺得我來過,還是你們已離開?」

趁他們思考著,我趕緊前往下一個房間。

第九個房間:溫柔的謀殺

呃,這裡住著一對有趣的夫婦,年老版的安潔莉娜裘莉與布萊德彼特。

第十個房間:一瞬之幻

這裡也是一對夫妻。但年紀懸殊,老婆是個美艷熟女,而老公年紀大概不到十歲。只不過這樣的配對〝到處都是〞。

第十一個房間:多利安變形記

……多利安走了,他們卻還在那兒。哀嚎。尖叫。……」老人說。

「呃,好噁心的場面,光想像就覺得很恐怖。九十歲的老人卻有一張二十九歲的臉孔。幸好你沒有答應。」我說。

「你介意我問你今年幾歲嗎?」

「六十九。」老人說。

「哦。」我頓時心驚,又問:「這個故事發生在幾年前呢?」

老人想了一下,說:「應該是二十年前吧。」

「這樣啊……對了,我還有急事,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Bye!」

第十二個房間:沒事,不然狗是怎麼死的?

我只有一個問題:「我想知道再一次翻閱電話簿的感覺究竟是什麼感覺?」

可是眼前的人已經無法回答我了。

我拿起院裡的分機,打到櫃檯,值班護士接了電話。

「沒事,我沒被騷擾,只是蘇珊‧班特利剛剛沒氣了。」我說。

第十三個房間:女巫之門(不吉利的數字)

「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這麼一扇門嗎?」這名年輕女子說。

我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這真是一個神奇的故事。不過,妳是怎麼知道這個故事的?」

女子嘆了一口氣,說:「我就是從那扇門跑出來的,很想回到家鄉看看我的父母是否安好。」

然後我注意到一件事,這個房間竟然有一面大鏡子,就在她的背後的牆上。我看著那面大鏡子,隱約看到了紅光。可能是錯覺,可是一進到這個間就感受到的緊繃氣氛正不斷地增加。

就像灰濛濛的天空閃過一道閃電,似乎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啊!這個房間好像電影中常出現的偵訊室。

所以,有人在竊聽或觀察我們的談話!

他們在抓異議份子!

眼前的人跟鏡子後面的他們是一夥的?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該怎麼回答:「故事很精采。不過故事就是故事,是假的的。不要到處跟別人說妳來自一六八○年,還是女巫咧,人家會以為妳是從瘋人院跑出來的。多多保重。再見。」

「回來,求求你放我出去!我想回家……」她在我的背後又哭又喊的叫我救她。

我沒回頭,我是將來要當總統的人,怎麼可以被抓!

第十四個房間:機器中的靈魂

我根本就沒看見什麼機器中的靈魂。

事實上,我一踏進房間就有一個怪老頭雙腳拼命地踩著一個巨大的機械朝著我直直地衝撞過來,嘴裡還喊著:「I’m king of the world!」

嚇的我趕緊逃命去,哪裡還管什麼靈魂不靈魂的!

第十五個房間:九年之約

這是一間油畫的展覽室。畫中的主角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兩人的雙手緊緊地相握。

目前總共有五幅畫作。每一幅的作畫時間皆相隔九年。最靠近現在的一幅時間是八年前。

我想最新的一幅畫很快就會送到了,要參觀的快來唷。

第十六個房間:蟲

這是一間舞蹈教室。舞蹈老師看起來矮小不起眼,但是當他一跳起舞來,精湛的舞技立刻讓周遭的人著了迷。

看著看著,我也忍不住跳了起來。

天啊!這是我嗎?這一首華爾茲我竟然沒有出錯!

我會跳舞了!

看來不是我沒有舞蹈的天份,而是沒有遇到對的老師。

第十七個房間:再來一首圓滑曲

自從知道我又能跳舞之後,對現在枯燥的生活不禁感到煩躁。於是,我說:「你真是幸運,得到這個優渥的工作,半年工作半年休息,真是體貼的鳥兒。哪像我家的那一群,堪稱最惡劣的雇主。一大早天微亮就不停的吱吱喳喳,叫我趕快起床,開工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一天間斷,我打字的速度根本就趕不上故事的進度,搞的我快崩潰了。跟我交換工作?相信你會很愉快的,工作狂?」

「不要。」他說。

第十八個房間:交會

「真是個小氣鬼,你跟這種人當鄰居也太可憐了。」我看了一下手錶:「啊,糟糕,都四點多了,我得趕在關門之前把剩下的看一看。」然後我看著他:「改天我再來看你,你會在這兒等我吧?」

他微笑地點頭:「我會一直在這兒。」

「那好,下次見。」

第十九個房間:土壤免費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笨蛋讓這個壞蛋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出來的。這個故事很明顯是捏造的,沒有人去問賣土壤給他的人嗎?

「西方跟東方墳墓最大的不同就是西方的墓是平的,而東方的墓是饅頭型的。饅頭型的墓就是將棺木佔去空間多餘的土堆上去而形成的。平的墓不需要當然就有多餘的土。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樣,你這個騙子。」

「我不是騙子。傑克得到魔豆,我得到了魔土。」他笑著說。

「大騙子!你把屍體埋在庭院,所以花草樹木才會長的那麼快,就跟傑克謀殺巨人一樣。你這個兇手!」

他兩手一攤,臉上帶著蔑視的笑容,認定我說的話不會有人相信。

第二十個房間:臨終祝禱

想不到剛擺脫一個無賴,又來一個推銷員。

他說:「買一本吧,數百年後這一本書將成為經典啊,相信你不會後悔的,絕對值回票價啊!」

「不用了,我家裡還有一堆,我可以送你,因為我絕對活不了數百歲。」

第二十一個房間:廢公路

雖然看得見,但卻打不開的一個房間,就像海市蜃樓一般。我不確定是房間不想讓我打開還是我自己不想打開房間。

然後。

這是最後一個房間,房門上的小牌子寫著:雷‧布萊伯利。

喔,天啊!是作者本人的房間耶!

我推開房門,裡頭坐著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我緩步向前:「請問是雷‧布萊伯利先生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微笑。

「那個,可不可以幫我簽名?」我拿出Quicker than the Eye遞給他。

他接下書後,看著書。我想大概有一分鐘。

他說:「你有筆嗎?」

我趕緊從口袋裡掏出簽字筆。

在他簽名的時候我提出各種我對於他的作品的疑問與讚美,畢竟這種機會不是常常有的。所謂的幸運,應該是天時、地利、人和都齊聚的時候。

這個時候我似乎聽到了警鈴伴隨著門板關上的聲音,但我並不在意。等到院裡的員工發現我還在裡頭,他們會將我趕出去的。在他們跑來打擾我與雷‧布萊伯利先生的討論之前,我得保持低調。

於是,第二十二號房間「歡迎光臨雷‧布萊伯利的精神療養中心」正式成立。即是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到齊。這是第22個故事。

 

忘記是誰說的。所謂的精神病並不代表我們是笨蛋。相反的,我們其中有的人智商很高,有的富有想像力與創造力,有的具有音樂性跟藝術性。我們只不過是腦子有一點問題而已。

什麼?你問我的腦子有什麼問題?

你是笨蛋嗎?如果我知道我的腦子有什麼問題,我還需要去看醫生嗎!快滾,我不跟笨蛋說話。



創作者介紹

老鼠漂流記 Abel's Island

camp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